一米四五的大丹

凤凰台上凤凰游,凤去台空江自流。

还没想好题目



拉一下绳子,这旧屋就亮堂起来

但还是昏暗了点

老木架、大米缸、煤油灯、头顶阁楼的大板

逃离了黑暗,却躲不过灯泡的视线

到上边去看看吧

木板梯摇摇曳曳


外头的光趴在屋顶的一片玻璃瓦上——

也许是两片?

我知道它们今天

不过是想见这阁楼一面

又一面


草藤编成的手提箱

如何能装住液体的流年?

灰尘跑来跑去,还没乘着飞虫出到外边

就和旧屋一起成了废弃物

啪咔啪咔  瓦片碎裂


要是太阳眨了眨眼

只有诗人发现


–2018.5.6

–大丹

假想敌



城墙外有投石器

一个两个士兵

投千千万万个大石

我还有一把弓

我击倒一棵树


哨塔顶上旗子尚存

羽箭掠过长空

谁点的烟火点着了锦帜


不,不要

不要踩踏我的衣袍


干脆把绳梯全都放下

火油也淋上

西边的柴草,死去的人

都放这儿吧,对,就这里


好了

我预备投降了

我和我的城池

少女的心思


牵起手以后
我开始认真幻想
猫儿的尾巴和粉色的天空
会不会变成弹簧与心脏
噗通噗通   漫成一片汪洋
浸透了
温柔的星光

抱住你以后
我开始认真回想
你是不是我掉落在月亮上
还温热的一滴蜜糖
距离太过遥远
但蚂蚁还是忍不住
越过绿叶悄悄地张望

我还有一个假想
你会站在我五步开外
把我的名字虔诚地呼喊
于是我所有未及收回的嚣张
就都融成夏日甜筒的模样
香草味的虚荣与欲望
风在生长

–2017.8.25
–大丹

我想要·飞翔


「我想要飞翔,为了永远沉默的云彩,缄口不言的朝阳;我展开双臂,挥动双手,从高楼之上。」

请赐予我光鲜艳丽的翎毛
赐予我强壮硬朗的臂膀
那样我就可以飞翔
飞在天空之中
大地以上

我想要飞翔
想要逃离栅栏
逃离飞越不过的荆棘丛
飞越沼泽湖泊森林荒漠
以及篝火一样伟大的雪山

我想要飞翔
尽头可能是梦想
也可能是死亡
无从可知答案
只有个男人轻轻地哼唱
答案在风中激荡
答案在风中飘扬

请归还我刀枪不入的羽翅
归还我矫健有力的翼肢
那样我就可以飞翔
飞在被子以下
席子之上

-2017.3.20
大丹

猫与猫

栗子呀栗子
黑大麾下是白白的肉体
成双出现的时候
就成了思想的载体
还成为一个遥不可及的
天上的明珠
但是煮熟之后
就变黄了呢。




了呢。

抖落

鲜花抖落春泥

春泥掩埋尸体

山风滂沱而至

惊扰了野马的呼吸


一一是谁在翕动鼻翼?

绵长的、平和的声音

一一是海

是潮汐


雷电击退星星

长夜染上墨漆

大雨一场

抖落半院尘粒


——2016.4.30 大丹

躁动中的安静

指甲与牙齿碰撞在一起

窃窃私语着,说着什么

还说什么呀?

月亮都睡了


鼾声中有人挥了挥手

挥手驱赶驱赶噩梦,招来酣眠

蝴蝶的眼里装满星星

星星是组成生活的细碎琐屑

只是纸片


酗酒的人失声哭喊

眼泪未及掉落

已成为六月的牺牲品


半夜中脏腑翻滚

醒来大汗淋漓


——-2016,6,15凌晨 大丹

赠浣晓

浣溪尘月野花残,

晓风青萍拂露沾。

宇器不负意满志,

鹏翼招展飞天岚。

不过如此

风扇,被单

床与夜晚

擞落的头皮屑和枕头上的发丝

翻盖手机以及哈欠过后的眼角荧光

卢浮宫里的图画黯淡


眸下似墨滴入水,声势浩大

骑兵的银枪挑毁庭院芳香

倦意如水融于海,突变成骇人猛兽

利爪獠牙生寒

脑中若海纳百川,正是繁驳杂影

惶惶戚戚然


未见山川,无有容乃大

不过是莫大天涯无名一方

不过是粗犷豪侠手上一坛

不过兑水烈酒一碗

不过

无眠酣梦一场


——2016.5.12凌晨

大丹

我想要·自由

我想要自由

除了天空和大海

除了草原和荒漠

我哪也不愿抵达

荆棘鸟啊荆棘鸟

它的解脱只有死亡


我总被强人所难

被一群长了好多张嘴的虫子逼迫

它们的嘴巴从没合上过

就像泼妇骂大街一样

吵嚷叫喊  丑态百出

永远不顾及旁人感受


生气于自己的生活掌握在别人手里

更恼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洁白床单遮不住鲜血

隆冬寒意压制不了三伏天


同等于渴望长眠

我想要自由


——2016.7.16  大丹

下一页
©一米四五的大丹 | Powered by LOFTER